教育课改新闻 Education News
立即加入中昊 CONTACT

北京部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75号鼎均大厦2层228室

南京分院地址:南京市江宁区天元中路128号诚基大厦2栋915室

电      话:025-85522914
       025-85613382

传      真:025-52232412

QQ客服:      

联络邮箱: jsmxkc@126.com

中昊直播间:

研究院订阅号

南京分院订阅号

研究院服务号

>>教育课改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教育课改新闻

阅读经典让生命有根

发布日期:2019/8/12 9:27:35 | 访问次数:40 | 作者:孙绍振 | 来源: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8月12日第4版

当代青少年是幸运的,他们生逢伟大祖国最为强盛的时代,中华民族已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。我国的经济、科学、军事迅猛发展,已经冲击着世界前列。无数先烈的浴血奋战才换来我们今天的幸福和荣光。

时代赋予了我们民族空前的自信。但是,清醒的国人需要对这种自信进行冷静的分析。由于长期经济、军事、文化上的弱势,潜在的民族自卑并没有完全消除。我们向世界开放,学习引进欧美文化,不是为了照搬,而是为了推动创新我国的文化,在此过程中,我们应当对欧美文化进行系统而理智的分析。在今天的中国,西方文化的影响力还十分强大,我们的传统文化常常处于劣势,很多领域还有对西方文化的盲从现象。

文化主体性的恢复,文化自信的重构,实际上是一个相当持久的过程。当前,最有效的办法,乃是从根本上抓起,从孩子抓起。把国家、民族传统文化基因,在儿童思维萌生之际深深地植入,成为他们的精神基因。在其世界观形成之时,民族文化生发的自豪、自尊、自信将成为他们的生命内核。

目前儿童读国学经典蔚然成风,儿童读本多方竞出,良莠不齐,鱼龙混杂。国学经典浓缩着数千年传统文化和历史精华,深邃丰富,卷帙浩繁,虽成人不能穷其系统,其与孩子理解阅读能力之间的矛盾不可回避。“经典启蒙”丛书编者对国学经典系统不以经史子集分类,不以时间先后为序,而是以儿童阅读难度为纲。全书第一至八册,取自《周易》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孙子》《管子》《大学》《中庸》、唐诗、宋词,宋以后经典更为丰富,然限于篇幅和儿童心理容量,不得不戛然而止。考虑到前八册于经典散文有所不足,乃选《古文观止》中之经典散文弥补于万一。

编者以儿童阅读难易为梯度,将难度最小的经典,如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、唐诗、宋词为先,而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《周易》《孙子》《管子》殿后。然而,儿童心理层次丰富,同一层次,亦有难度高低之别。以《三字经》《百家姓》《声律启蒙》为前导,乃是因为儿童心理特殊规律,声音之美异于意义之美。音韵之美,出自直觉,不需识字,亦不需太多生活经验,而意义之美,则须识字、断文、析义。以语音之美为先,取其朗朗上口之娱,在悦耳中潜移默化,从悦耳导入赏心。取此顺序原因还在对汉语音乐性之学术考虑。

《百家姓》,其四言为诗经之基础;《三字经》,其三言乃其后五七言诗之基础。此等节奏耳熟能详,其“启蒙”功能,不在理论,而在汉语节奏之美深入童心,成为日后自发之潜意识。唐诗、宋词,五七言之微妙尽在其中。例如杜甫《绝句》:

两个黄鹂鸣翠柳,

一行白鹭上青天。

窗含西岭千秋雪,

门泊东吴万里船。

七言诗性音韵之美不在全部,而在最后之三言,即使省去其前二字:

黄鹂鸣翠柳,白鹭上青天。

西岭千秋雪,东吴万里船。

仍然不改其吟咏调性。再省去二字:

鸣翠柳,上青天。

千秋雪,万里船。

吟咏调性依然。若改此结尾之三言为四言:

两个黄鹂自鸣翠柳,

一行白鹭远上青天。

窗含西岭千秋白雪,

门泊东吴万里舟船。

则调性显然不同于此前之吟咏性,而具说白性质,再省去开头二字,则成:

黄鹂自鸣翠柳,白鹭远上青天。

西岭千秋白雪,东吴万里舟船。

说白调性依然不变。再省二字:

自鸣翠柳,远上青天。

千秋白雪,万里舟船。

调性仍然不变。四言结构和三言结构,这是汉语节奏美的根本秘密所在,其优越不仅在诗歌,而且在散文,故日后之散文,特别是骈文,多为四六言。成语亦多为四言,如高高在上、不可救药,而谚语则五七言,如,兔子不吃窝边草,浪子回头金不换。此不仅为语言韵律之优长,而且是国人算术长于欧美人之缘由。汉语乘法口诀皆为诗,乘积十以内为四言,如三三得九,合《诗经》之关关雎鸠,乘积十以上为五言或七言,如三五一十五,合唐诗之汗滴禾下土。欧美语言无此法门,至小学五年级仍不谙不同分母之加减,盖其缘由乃无乘法口诀之助。故吾国小学生,于数学往往高于西方儿童。

节奏属外部表层形式,而对仗乃汉语深层形式,此亦为欧美诸国之文所稀,英语修辞甚至回避。《声律启蒙》开宗明义:“云对雨,雪对风。晚照对晴空。”“春对夏,秋对冬,暮鼓对晨钟。”出口成诵,进入潜意识,不但为语感之基础,而且为美感之基础。

有了这样的基础,再进入唐诗、宋词,音乐之美的享受就成为导入情感之美的桥梁。唐诗、宋词中家喻户晓之作,不但儿童易于陶醉,即成人亦多所爱好。诗教传统,以诗育为先,乃世界文化独一无二之传统。诗在中国与西欧有所不同,古希腊柏拉图之《理想国》认为诗人除了颂神之外,皆为谎言家,当逐出理想国。故西方诗普及于教堂,而孔夫子则断言:不学诗,无以言,不读当时的诗歌总集,就不能说话。中国诗普及生活一切方面。不仅诗人为诗,而且文人、政治家、将军、皇帝、和尚、道士皆可观之诗作。诗,包括《诗经》《楚辞》、唐诗、宋词,成为国人审美情感文化心理基础。

中国传统文化,不仅只有审美经典,而且有相当博大精深的理性文化积淀。儒释道等伟大经典,卷帙浩繁。丛书以启蒙为务,万取一收,管窥蠡测;矩阵分布,亦有层次。以《三字经》为始,从内容来说是儒家的理性,然在节奏上是诗的。《三字经》产生在唐诗宋词以后,但是,编在唐诗宋词之前,贴近儿童经验,有利于潜移默化。一些格言佳句、励志警句,令人过目不忘、铭记终生。进入《论语》《大学》《孟子》,究其哲学伦理文化学的深度而言,不是孩子们可以完全理解的,但陶渊明的“好读书,不求甚解”不是个人的策略,而是阅读的规律。汉语并不如西方拼音文字,不仅仅是声音符号的象征性体系,而且是文字体系,故习汉语之特点,乃是从声音到文字。汉语,特别是古代汉语同义词多,凭语音不能尽解,须求文字笔画,方能详其义。故汉语有“字思维”之特质。悦耳之后,必求文字笔画,方能句意贯通。诗词警句、诸子格言,倒背如流,入口之不足,再以笔画之入眼,最后入心,当如种子之先入土,后发芽,再开花。

任务艰巨还在启蒙之着眼在点,而传统广而深。先秦诸子,百家争鸣。儒家当然是主流,故《论语》《大学》《孟子》,理所当然占据中心。然而,仅儒家不足以显其全面。道家之《老子》《庄子》,亦为传统思想之一翼。此为各家启蒙读物所同,本丛书考虑到仅儒道两家仍不足以彰显其盛,乃特别将《孙子》《管子》列入。兵家虽言兵,然其论战事之规律性,于今之世仍具相当的普适性,故不仅为国人所珍视,而且为欧美军事家所认同,堪称世界军事经典之瑰宝。《管子》言政事,千年以后,于治国安民,亦足资借鉴。至于《周易》则与《老子》同为中国古典基础之发轫之作,其辩证法为东方哲学之光。其基本范畴之复杂,内涵之丰富,文字之艰涩,非启蒙所能完成之使命,故略涉根本,择其浅显。为切近孩子的经验和理解水平,乃不求其全,作出必要的牺牲,截取其一篇之警策,或取其智慧之闪光,或取其语言之隽永,或取其哲理之简明,旨在以点带面。诗眼,文脉,循序递进,学术界之种种争议从略,作白话浅释,逐句翻译。为炎黄子孙,于诗的审美熏陶、历史哲学的理性思辨之间,提供最基本的精神基因。

篇后有练习,间带游戏性,引发兴趣,促进思考;册后附有参考答案,旨在取孔夫子“困而学之”之效。苟有识者神会,合编者苦心,吾当同欣也。

(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)

>>网友评论
>>相关资讯


工作时间:8:30 - 17:30(周一至周五)

联系人:肖老师    

联系电话:18612801868


13951652111